“天行者”荆门独闯珠峰的-荆门熊华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107
“天行者” 荆门独闯珠峰的-荆门熊华
他是土生土长的荆门人,职业是一名医生。亲自用自己的摩托车车轮去丈量祖国的广袤大地,是他的梦想,他叫刘凯。几年来,他骑摩托车游过宜昌、恩施和九寨沟等省内外景点,又于今年9月骑着摩托车独闯西藏,顺利登上珠峰大本营,成了荆门到达珠峰大本营的第一人。
一随着户外旅游的兴起,往年游客都是选择旅行社随团出游,游客不需要花费心思多做准备,但是时间基本上花在了通向景点的车、船上,到了景点,就是走马观花,拍照了事,根本来不及仔细地观赏。现在出游者多是自助游,荆门户外自助游群体分四大块:1、徒步(俗称背包客);2、骑自行车(雄鹰户外);3、骑摩托车(荆门穿越);4、汽车(风影车队)。自助游行前从线路到装备都要有充分准备,对突发情况要有应变能力,自助游的优点是时间充裕,可以亲身感受到所到之处的风土人情、人文地理。刘凯从小喜欢运动,蓝球、足球、排球都是他喜爱的。成年后他喜欢上了户外运动,尤其对摩托车钟爱。他觉得摩托车速度快,方便、灵活,对道路的要求不高,只要人能走的路,摩托车都能开上去。无论是城市的柏油马路还是乡间的羊肠小道,他的摩托车都通行无阻。骑摩托车在风景好的地方可以停留,可以躺在草地上,看看蓝天白云,聆听小虫的鸣叫。骑摩托车行进,即有徒步行走的惬意又具有机动车的速度,是几种自助游的结合体。行进中与大自然相接触,风在耳边“呼呼”刮过时的感觉非常好,嗅到花草的香味,可以充分感受到大自然赐予的美以及大自然与人的和谐之美。二2001年刘凯从医学院毕业刚上班时,一是经济能力有限,另外工作任务与学习任务都很重,他只在荆门城区周边农村骑摩托车短距离游玩放松。过了几年后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,才能渐渐实现心中的梦想,欣赏奇妙的异地风景。2005年5月刘凯的第一次一个人远游到秀丽壮美的神农架。因为没有远游的经验,这一次的出游给了他一个下马威。在前往神农架的神农顶的路上,一路小雨、中雨、直到瓢泼大雨,由于没有雨衣装备(出发前只穿了单衣),结果淋成了落汤鸡。那次在山中碰到了沙洋农场的两个警官,他们也是骑摩托车户外游的爱好者,网名分别是“带响箭”、“猫猫”,大家一起在雨中和雨赛跑,雨湿衣冷,冻得手脚几乎失去了知觉。庞祖云风雨过后,大家倒觉得乐在其中,现在他们由陌生人成了很好的朋友。2005年10月,“十一”黄金周后,刘凯避开了旅游的高峰期,骑摩托车到了旅游胜地九寨沟和黄龙(四川)。这次的旅途中,刘凯感慨颇多,诗仙李白诗句中的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他亲身体会到了。这里弯道极多,稍不注意,便会连人带车坠入悬崖,但是这里的风景极美,海子异彩纷呈,简直就是童话般的世界。九寨归来不看水,的确名不虚传。十月份的黄龙已下雪,处处是一片冰雪皑皑。从黄龙回来以后,得知刘凯此行的荆门车友与他取得了联系。通过沟通,刘凯与荆门职业技术学院的郑老师(50余岁,2006年7-8月骑车到过西藏)组成了叫“荆门穿越”的摩托车队。这个主要以网友为主的车队有自己的QQ群,有自己的网站、版块。2006年8月26日,刘凯带着5000元钱从荆门出发到西藏开始了新一轮的寻梦之旅。这次旅行他依然选择了骑摩托车,他走著名的川藏线、青藏线,经过成都、日喀则、拉孜、新定日、拉萨天生科技狂,到达海拔5400米的珠峰大本营(位于珠穆朗玛峰半山腰,含氧量只相当内地的42﹪),再经青海格尔木、西宁、兰州、西安,于9月19日晚返回荆门,历时25天依蒂安斯,总行程近8500公里。这次的旅行十分艰难,刘凯第一次感到了孤独,特别是进入藏区后,人烟稀少,行车过程、住宿休息都无人说话,出发前没想到,事后才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骑行的过程中特别的苦、累。为了赶行程,他常常早、中午都不吃饭,晚上找到地方住宿后才能吃饭,整个川藏线路特别险,车子每开一段路都非常险,人的精神也一直高度紧张。他的车子因天黑撞到过牦牛,人也摔过跤。还有就是海拔的高度是在不知不觉中上升的,当加油门时觉得发动机没有劲时,当人需要用口呼吸或下车时双脚像踏在棉花上时,才意识到这是高原反应。轻微的高原反应他用意志力抗抗就过去了第一宠姬,真正体验高原反应的凶险的还是到了理塘的那一次,刚下车还好,停了几分钟后,疲劳的刘凯出现了很严重的高原反应症状,头痛欲裂,躺下也不能平卧,他知道抗不过去了,幸好旅店对面有个私人诊所,吃下两片特效药炳烛夜读,才慢慢缓解。9月9日上午10时,刘凯把摩托车开上了珠峰大本营,珠峰上那皑皑的白雪让他兴奋不已,在世界最高峰前,他激动地将一面“荆门穿越”的红旗在胸口展开拍照留念。回程中,他感到自己的心似风中飞舞的风马旗,一直洋溢的是高兴和骄傲。回家后,刘凯以“天行者”的网名将珠峰的照片上传在“荆门运动人”网上,众网友纷纷喝彩祝贺。三这次进藏,刘凯看到了许多让人感动的场面,感受到了藏民对汉族人的友好。藏民不是想象中的野蛮,而是十分好客,待人友爱高华赟,团结。特别是当他向一人问路时流莺日记,经常是几个人都来拉着他的手,在语言不畅通的情况下用手势来指点方向,还打着手势说藏汉是一家人。刘凯记得,有一天深夜11时,在他到达海拔5100米的米拉山,下山时由于过于疲劳及天气寒冷,迷失了方向,幸好一旁有一座森林检查站,站内的藏族工作人员热情地让他到站里烤火,还拿出饮料来给他喝。刘凯也拿出自己的巧克力和苹果给他们吃。一路上,刘凯也碰到了一些旅伴,有骑自行车的,有徒步行走的。这些人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有结伴同行的,有独自一人的,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,无一例外的是,他们每前进一步都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气力。旅行者相互间都很关爱,热情地打招呼,感觉像是离别了多年的老友重逢,当有人需要帮助时,另外的旅行者见到了必定会竭力地去帮助他。在有名的“巴廊学”藏族旅馆,聚集了各地的旅友,旅馆有留言板,不少年轻人写了诸如第二天将要去哪个景点征求包车同行的GG或者MM的留言,有愿意者可以在其后回复,许多单身来的旅友都是通过留言板找到了同行者。刘凯感到有这么多人喜欢旅游,不畏艰险,除了看一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以外,收获更多的是在空旷的野外,抛弃了人世的名利之争,纯粹是发自内心的彼此关爱。明年,刘凯计划骑摩托车走新藏线,经拉萨到达叶城,经过318国道、219国道,海拔最高达6000米,沿途将穿越无人区,对自己进行新的挑战。
文章归档